陈飞:基建行情有望展开 低估值细分领域迎更多机会

2019-04-05 18:36 作者:创新研发 来源:环亚娱乐ag88

  本期嘉宾介绍:陈飞,德国勃兰登堡工业大学硕士,拥有多年欧美股市以及A股港股市场的投资经验,现为钱坤投资首席。理工+金融复合背景,精通英语和德语,6年海外求学及西门子柏林全球研发总部的工作经历。归国后曾进入顶尖私募QFII彬元资本从事工作,参与管理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家族基金,建筑、机械、军工行业研究员背景,对建筑产业链有独到深刻的研究。

  作为一名对建筑产业链有着深刻研究的专家,他如何看待基建股产业链图谱?基建股十年轮回对现在有何启示?PPP模式、地产股对基建行业都会产生哪些影响?基建行业目前处于历史上什么位置?对此,东方财富网邀请到了乾坤投资首席分析师陈飞先生做客《财富观察》栏目,跟大家分享精彩观点。

  陈飞在接受采访时介绍指出,基建行业最核心的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历史上基建股十年轮回期间,三次重大的行情都出现在GDP增速连续六个季度同比增速下滑的背景下,不过这三次行情中,基建的托底功能逐渐缩窄,传导周期也不断拉长。

  目前来看,整体宏观经济的形势有利于基建行情的展开,基建行业本身估值也处于历史低位,大型机构持仓比则为五年来新低。具体投资机会上,在基建行业众多产业链中,低估值、低PE、低PB的细分领域会迎来更多机会。

  主持人: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这一期的《财富观察》,我是主持人鹏涛。最近A股市场持续震荡,但是有一个板块,大家给予了非常高的热度,这就是基建。那么下半年基建行业的机会该如何把握?这当中又有哪些深入的逻辑值得我们深思呢?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到了乾坤投资首席分析师陈飞先生跟我们一起聚焦基建这个话题。首先陈老师跟大家打个招呼。

  主持人:好,首先通过一段短片来认识一下我们的嘉宾。(VCR)欢迎回来,陈老师一直是我们的连线嘉宾,但是后续跟他沟通,发现他对建筑行业有很深的研究,最近基建行业很火,我就把他请来了,我们先从最近的一条新闻谈起。

  主持人:这条新闻是这样的,说地方债的风险权重或将降至零,如果实现的话可能会使得银行无所顾忌地配置地方债,而这个也恰恰对我们基建行业的落地会有很大的促动。最近中字头包括其他的基建股都非常活跃,这会不会进一步点燃基建行业的投资热情?

  陈飞:其实基建行业的核心问题,就是钱从哪里来。以我们行业研究员的角度来看,最最核心的就是,你修这条高速公路,你的钱从哪里来。昨天(8月21日)我们都看到了地方债风险权重降到零,这为整个基建板块打了一注强心剂,我们基建研究员或者说建筑研究员好了,因为我们这边其实以专业的角度不会去讲基建怎么样,会以行业的角度去分,我也是从机构出身,研究过建筑行业,所以说在这里我是以建筑行业研究员的身份和背景来解读。

  专向债一旦发行的话,好处是什么?其实这个专向债风险如果一旦降到零,意味着享受到的待遇跟国债是一样的,跟过国开行发的债也是一样的,所以说整个评级就变成跟国家队的那些东西是一样的。这个时候,银行就非常愿意去买,银行去买这个债,建公路、铁路、桥梁是不是都有钱了?那基建是不是就好了?所以就很开心,昨天(8月21日)大家都看到了基建是不是有大涨,铁建、中铁是不是都大涨?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痕迹,当下来说我们最最需要的就是钱从哪里来,有钱了好办事,后面如果这个债比较容易发,银行也可以去买更多的债,最后很多项目慢慢就开始开工,接下来订单就增加,然后业绩就可以兑现,行情就这样子展开。

  主持人:这个钱是投向地方基建落地的,所以说这对下半年尤其是基建的主力投资会有很多促动。另外,基建它到底属于哪个细分行业?机构到底是如何拆分的?这个大家一直是摸不着这个头脑,您给我们来介绍一下。

  陈飞:可以,我这边准备了几张图,以专业的角度给大家看一下。比如说这张图好了,我们看到的这张图,就是一个建筑全产业链全景图。通常我们会说“炒基建”,那是不是就应该去买中国建筑、中国铁建、中国交建、中国中铁等这些“中”字头的?

  但是在机构投资者、专业投资人眼里,我们是这么去看基建的:首先这个图左边是什么?是化学工程,还有钢铁冶金工程、环保工程,左上角都是工程类的。然后左下角是什么呢?就是交通、路桥,这个字比较小,不知道能不能看得到。然后这边有铁路、城轨、城市轨道交通,这样子去分的,这里面就有交通的,比如说我们看到的一些施工类公司,有中国交建在里面,还有地方的一些公司,比如说四川路桥,还有西藏天路等。铁路这边就比较明显,就是“两铁”,中国中铁跟中国铁建,还有其他的。

  右上角是国际工程,比如说它在海外有一些业务,有一些大的承包工程。比如说,以中共国际为例,它可能在东南亚、中东,都有很多这种承包的大型项目,帮人家修一条高速公路、修一个机场等等。我们看到右上角还有一个设计跟咨询,有一些公司专门做设计,比如说你去帮人家建一座桥梁,肯定要先画图纸,要先设计。

  还有右下角的这些钢结构,比如说杭萧钢构,它专门提供钢结构的,造房子可能要用到钢结构。还有,底下有房屋建设,是专门造房子的,不造一些铁路,它都不造。

  然后再往下就是装修,装修的公司有很多,再往这旁边,大家看到右下角这里是智能化,还有就是园林,园林工程里面其实就分了很多,有一些是生态的,有一些是城市的,有一些是城市园林。这些是我们机构投资者眼中基建的划分。

  主持人:行业复杂,有交通、轨交、装修、园林……但是机构投资人是怎么样去安排布局的呢?不会是只炒“中”字头,或者是最近像成都路桥这样的妖股?

  陈飞:不会,因为我们就是看现在这个行情来了,或者说这个机会来了,到底哪一条链条或者说哪一个细分领域,它是最先受益而且是受益最多,我们就是从这个角度去看。我们来说一下过去几次,比如说像历史上有几次这种大的基建行情,到底每一次涨的是什么?然后每一次好像领先涨的也都不太一样,你就能明白,接下来花一点时间去说一下前面几次、过去十年,到底基建领域谁在先涨谁在后涨,谁在先就意味着我们的资金会先去配置什么。

  主持人:我们说到这就谈一谈历史上,以往的这些年基建有过几轮表现,每一轮当时的背景以及最后的结果怎么样?

  陈飞:背景跟结果都说一下,简称“背果”。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地方我们看到前面三次基建宽松,使得整个建筑指数平均上涨幅度都超过30%,持续时间9个月以上。所以说,过去历史上建筑或者说基建的行情,其实还是不小的。

  一个是08年,另外一个是12年,还有一个是16年。第一次是不是离我们今天差十年?十年前当时国常会,08年11月的国常会直接定调,10年年底4万亿就出来了,然后这个时候也配合了五次降息、三次降准,这导致建筑指数直接翻倍,历时九个月。

  然后12年的时候,基建单腿走路。前面我说过,有些公司只盖房子。在08年的时候,基建其实就包括铁路、公路、桥梁、机场这些,但是它不包括地产,房地产建设它不包括,12年就只有基建。12年去看,园林、咨询、装饰这些个股涨,房地产就不涨。所以12年的时候基建行情来了,或者说建筑行情来了,你去炒房地产或者说炒那些建房子的公司,它们的股价是不会涨的。

  16年又不太一样了,PPP(即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的模式)这种东西又出来了,所以16年也是一样的,五次降准、五次降息,然后接下来累计涨幅45%。它这边是因为有新的东西出来,市场比较喜欢讲故事,所以会超过12年37%的涨幅。

  这是三次,然后有十年的轮回。甜过初恋的感觉!搞定。你会发现,三次的相同点是什么?相同点其实就是涨的都很多:08年翻倍、12年37%、16年45%。还有什么相似点?就是降息、降准,就是货币宽松。

  我们再来看下一张图,这张图大家看,注意这边很明显可以发现红色框框里面,我不知道主持人有没有发现这个红色的框框其实对应的就是基建同比的增速,好像三次增速的幅度在减弱。

  陈飞:对,在减弱,一次比一次弱。所以就像一个人得了一个病,给你下猛药,第一次好像效果不错,第二次还行,第三次是不是有点免疫了,感觉效果不怎么样了,就像你感冒了吃感冒药。这是一个不太恰当的比喻,但是你可以看到趋势很明显。

  除了依次减弱,还有就是资金在一开始的时候特别听话。银行说我现在开始放水了,那这个时候银行放水后一个季度就见效,整个社会投融资或者社会融资额度很快就上来了,M2的增速也很快就上来了。

  你从这个图,我这边给大家画一下,我们一起看一下就能明白,在这个地方开始地方国债收益率下降,意味着已经开始放水,降准降息,所以收益率下降,银行的利率下降。是什么时候呢?是08年的第四季度。

  然后08年四季度到09年一季度,这个地方大家注意看,这边是08年10月份,然后到08年12月,其实在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有个拐点,往下然后往上的拐点,这个是09年的一季度。所以说,基本上宽货币,然后再接下来往实体里面去,或者说往地产、往基建这些公司里面,叫宽信用。它们的信用放宽了,可以借钱了,找银行借钱,银行可以买债了,然后各种钱就到这些建筑公司里面去,然后开始去买钢铁、买水泥,开始造路、造桥,这个其实很快,资金很听话,银行的钱很快就进到这边基建来了,就一个季度甚至不到一个季度。

  接着很快铁路这边订单、业绩就开始往上,08年中国建筑、中国中冶、中国中铁、中国铁建,中国电建还有交建,订单全部起来了,尤其是09年。08年YOY(同比增速)就出现了很大增长,中铁是72%,铁建是47%;到了09年,09年跟08年相比本来就已经高基数了,但继续保持了高增长,就是因为它还在持续刺激。08年的时候铁路也涨得很好,主持人还有没有印象,08年、09年我们高层讲的“八纵八横”概念,就是中国广袤的土地上要有八条横的、八条纵的高铁。

  陈飞:没有听过对不对,我那个时候在上海这边念书,听到广播里面说这句话,那个时候不太懂怎么回事,现在回想起来十年前那个时候是基建大刺激,整个刺激经济。

  陈飞:现在如果说要修十六纵、十六横,可能吗?不太可能,那个时候高铁还没有很普及,很多都是坐绿皮火车,过年回家的时候甚至买不到票,挤得要死,一张站票可能就已经非常开心了,但是过了这么多年之后,现在还讲“八纵八横”就不奏效了,该修的我们东部这边都修好了,所以这是我们讲的几个相似点或者不同点。

  接下来你会发现相似点就是这些都跑赢指数,08年的建筑跑赢指数了对吧,我们再看12年的,12年和08年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每一次GDP都是连续六个季度同比增速下降,然后这个时候上面的人着急了。

  这边是实体经济、CPI,还有经济景气指数、还有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速,这是12年的时候,当时也是因为我们刺激一段时间,从08年到11年开始好像就不见效了,因为已经过药效了,所以到11年再吃这个药,再吃一次,效果就不好了。

  主持人:之前政策提升基建,所以有这样一个修复,但是您刚才提到,每次好像经济不好的时候,基建都会成为一个托底的杀手锏,它是不是会充当这样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陈飞:其实你翻一下过去十年基建的行情,还有GDP增速,基本上每一次用这一招都蛮管用的。但是我接下来要告诉大家一个趋势,是什么呢?这个趋势其实很明显,前面一张图你就会发现好像这个资金很听话是不是?然后这边有一次减弱,你已经看出来这个趋势了,然后到第二次12年的时候GDP同样下滑,增速也是下滑了六个季度,又用同样的招数,然后接下来这个传导,记住我刚才讲的宽货币,传到宽信用这里花了不到一个季度。

  12年花了将近半年时间,银行说我现在放水,你们快点搞大基建,大基建搞完了之后,我们经济又可以活一段时间了,这个时候你就会发现传导好像变慢了,银行的钱流不到建筑里面去,也流不到基建相关的项目里面去,就是很慢,比之前的一个季度整整慢了三个月,这一次12年变成六个月,接近半年,所以吃药是不是见效慢了。

  再来看这张图,你会发现之前涨幅是翻倍,12年只有25%的涨幅,涨幅又收窄了。这是我前面跟大家提的PPP,这个地方又是GDP连续几个季度,主持人知道吗,可不可以猜一下?这个地方其实还是一样的,同样都是六个季度。所以说你看相似点是不是很明显,只要GDP下滑六个季度,我就来这一招,给你吃这个药。接下来你看,这边因为有市场在讲PPP的故事,很多人喜欢听这种新鲜事物,所以说这一次涨幅稍微快一点。

  接下来你要去想过去十年三次到底有什么相似点,有什么不同点,我们这一次18年又面临着什么样的背景。

  简单说一下,第一个GDP同比增速连续六个季度下滑,这一次又是一样的,刚刚好。

  第二个,总结一下虽然基建的投资你去刺激、你去放水,然后给钱,它一开始见效很快,但是后来慢慢地就一次比一次慢,效率很低,因为它也是短期刺激,刺激一次接下来它没有办法去持续了,所以这就是短期可以托下底,但是没有办法形成长期的经济繁荣,只能繁荣十年、二十年这样。

  这个没有办法,因为它可能还有一些副作用,就像你吃猛药一样,副作用怎么办,所以说也不太好,尽量不要随便去吃这种猛药,它会带来一些比如说投资恶化、货币信用,然后还有汇率贬值等等问题,包括通胀预期。

  第三个,传导周期越来越长了。之前是一个季度,接下来变成半年,到后面可能会更长更久。

  以上是将我们刚刚说的总结了几个点,这些对现在来说到底有什么指导意义呢?目前GDP可能处在类似的环境,7月底的时候其实相关部门都已经说了财政、货币政策都开始放宽,然后投大基建,所以这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讨论大基建,尤其是有一天我记得中国交建涨停了,那也是因为我们基建的投资政策预计突然大转,所以整个市场的关注度就开始迅速提升,也就是让大家想起来08年、12年、16年是这么一回事。

  主持人:您说货币的宽松包括整体经济的增速下滑,其实是决定了我们现在基建会有这样一个托底功能,但是目前来看这个托底的功能也在逐渐缩窄。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这种传导的周期似乎也在逐渐弱化。

  主持人:另外,近几年政府基建的口味似乎也在往PPP模式上做一个转变,过去大家常常听到PPP模式,但是对PPP了解不多,它和基建的结合会达到怎样的一种效果?目前的情况如何?

  陈飞:我来简单跟大家说一下,因为PPP这个东西很多人其实不太了解,尤其是对中小投资者。我知道大家可能在板块里面或者说各种行情软件里可以看到PPP,尤其是17年的时候,那个时候刚好是PPP出来两周年。我印象非常深刻,当时整个资本市场上,国内A股市场上各大券商、卖方都在开策略会,进行PPP模式的研讨会,我第一次去参加的时候,大家就对这个东西很陌生。

  其实我总结下来,也就简单的几句话。第一,这个东西在国外其实已经推行很多年了,包括韩国、日本,还有我们的台湾地区,以及欧洲、法国、德国,都已经很成熟了,我们只是才刚刚引进而已。

  它具体是干什么的呢?以京沪高铁举例,我不知道主持人有没有坐过京沪高铁,从上海到北京的高铁。原来如果修一条高铁,谁出钱呢?应该都是政府出钱,政府出钱但是政府不会自己去造,它会找谁呢?找中国铁建、中国中铁,造这条高速公路或者说这条高铁的时候,它干什么你知道吗?

  它一般是有两种模式,原来叫BT或者BOT,现在叫PPP。那BT跟BOT分别又代表什么呢?BT是哪两个英文单词的缩写?B就是Building,先建吧,把它修好、修建;T就是Transfer,转移或者转交。所以BT模式就是,假设主持人你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的老大,而我是铁建的老总,这个时候我就会先帮你铁总去垫资,修高铁要100亿,我先要帮你垫资可能50个亿,然后找银行去贷款,然后我帮你垫资,然后开始去买原材料、买钢铁,铺轨道、水泥,然后去买各种原材料,把东西全部买过来,全部都是我垫钱,反正现在你不出钱,我修好了之后,我再把这个东西转移给你,你再把钱给我,就是我垫资去把这个路修好,这个叫BT模式。这个时候对政府来说其实很开心,一开始不用出钱,造好了我再收获,然后再付钱,这个是过去的模式。

  还有一种就是BOT模式,那就是高速公路了,比如说我现在去跟上海市政府说,我帮你们修一条上海到浙江的高速公诉,我先帮你垫资修好这个路,O是Operation,然后我再帮你运营三年,我帮你收过路费,这个钱我可能就自己收了,等我回收一点成本了,这个时候我再转移给上海市政府或者说浙江省政府。这个时候就完成了BOT的完整模式,这里面其实政府也不需要出太多的钱,但是最后移交的时候政府还是出的大部分钱,只不过一开始是让施工的这些单位去垫资,这是过去的模式,这个时候你想这里面谁是大爷?政府,因为它有钱,它是甲方,这些建筑公司是乙方,那个时候政府发债,还有财政支持,它很有钱,最后到16年的时候发现这一招不管用了,政府没钱了,怎么办?

  想出来一个模式叫PPP,这个时候就引入了第三方,比方说你是铁总,我是建筑公司施工单位,这个时候他拉马云过来了,所以这就变成三个P,一个就是政府这个地方叫公共部门Public,然后另外一个叫私有部门Private,还有一个搭档Partenr,PPP就是这三个单词的缩写,Public、Private、Parent。这个时候政府就不出那么多钱了,他说马云你来出30%,施工单位中铁你来出60%,剩下的我政府没钱现在只能出10%。你说马云会出吗?因为整条高铁可能要20年才能回收成本,所以一开始大家觉得PPP很新鲜,反正大家一起来弄,最后发现玩不下去,因为回收周期太长了,这些民营资本不想去投,这就是我们讲的PPP的模式。

  陈飞:利弊其实很简单,优点就是可能项目很快就开工了,因为大家人多,所以钱很容易筹到。劣势就是很少有人愿意出这个钱来投资这个项目,因为都是大型的上百亿的项目,回收周期长,要等个十五年,人家民营资本等不了,所以说很多订单,很多工程最后就变成烂尾的。

  主持人:另外,PPP融资其实有这个趋严的趋势,如果真的有这个结合的话,它会影响基建的投资吗?

  陈飞:它会影响,它会对整个基建,包括从财务报表上都会有影响。以前反正政府这边给钱,有政府兜底,现在比如民营资本说,我这个钱现在给不了,能不能拖一拖,这个就麻烦了。因为我垫资已经垫进去了,这个项目已经修了一半了,剩下的尾款怎么办?你钱付不出来,项目就搁浅了。之前反正有政府背书,可以先找银行借,借完了之后有政府兜底不用怕。

  主持人:如果我们纵观当下国际国内形势,以及财政、货币政策的发力,您觉得对基建投资来说,现在是不是一个水到渠成的机会?

  陈飞:我觉得现在这个形势还是非常非常好,首先我们前面跟大家总结过六个季度GDP同比增速下滑,现在刚好就是到了不能再不管的境界,所以得把这个药拿出来吃一吃。这是我们国内的情况,然后国际上其实也比较简单,我们都知道现在国际形势比较严峻,所以说这个时候如果再不出一些托底政策的话,可能有一些其他风险。

  这是我们说的国内国际的局势,我们看几个简单的数据,比如说8月份前17天的电厂发电耗煤的同比增速1.4%,远远低于7月份的7.3%。大家都知道,发电的数据在下滑。然后还有这个,货运量,7月份的货运量也在下滑。所以这就是我们国内的情况,国际上大家都不用去过多讨论。

  这个地方我再说一下它整个空间是比较有限的。第三个就是有一些争议的核心,大家都在讨论基建到底可不可以买,到底能不能整,所以说空间有限,我们已经是第四次了,过去十年已经吃过三次药了,这是第四次。

  另外前面刚刚说到的“八纵八横”,已经修得差不多,现在还往那里修呢?难道旁边再修一条?所以说空间也蛮有限的,这边有一些数据,我就不念了。其实现在我们的高铁比美国要发达得多,公路什么其实空间很有限。这是我们说的一个核心问题,来自于哪里?钱从哪里来?市场上其实在争论这个,不然的话如果没有这个问题,你要知道建筑可能已经远远超过现在的行情了。

  主持人:但是说到钱,我们开头聊的那一点,地方债风险权重如果真的降至零,这无疑对地方基金的落地会有很大的促动。还有一个是偏正向性的影响,那就是地产股,地产股现在是严监管,如果地产股不好的话,基建股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

  陈飞:好不到哪里去。从宏观的角度去看,整个经济有三驾马车,这三架马车是投资、消费、出口。投资里面就分基建和地产,这是08年已经玩过的4万亿。还有就是消费,现在大家有说消费升级的,也有说消费降级的,也有说现在降级降得很厉害的。消费数据从哪里看呢?每个月都有消费零售总额,你去看这个数据你就知道了。出口,出口的话压力不小。

  所以说如果想要托底,或者说想要去做这件事情的话,你可能要去想,投资这边能不能再想点办法?现在我们的地产要调控,不能再像以前一样继续投资房地产,所以说今天地产股好像到现在为止基本趴着不动。接下来只剩基建了,基建核心问题在哪里?这就又回到钱从哪里来。

  我们PPP玩得不是很好,说实话国内民营部门或者私营部门,眼光没有像欧美那样长远。总想着我现在这个项目投进去,明年就得有收益,甚至今年就有收益,有多少多少。但那是不行的,基建注定周期比较长,所以说这个就没办法,PPP可能进行不下去,或者说就没那么顺。那向过去一样,你要继续放几万亿的水好像也不太好,因为我们说了不会大水漫灌了,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得想别的办法,那这个钱从哪里来呢?

  这里我写了一堆,我们看一下这里。其实我说几个关键字给大家,第一个叫做“专向债”,其实一开头我们就聊过,就是地方政府的专向债;第二个就是我们地方的平台融资功能。

  到底怎么去给这些基建提供一些资金呢?对于专向债,政府在8月14号出了一些文章,或者说一些批文,9月底该发的债赶快发,剩下的还有10月份去发,这里有很多数据,我就不去念了。专向债,还有地方的城投债,这里面有很多很多的方式,其实跟过去不太一样,就是精准地发力。

  融资问题,还是那个核心——钱从哪里来?这边我给了一些数据,简单说一下你会发现7月、8月整个政府的债券发行显著放量,之前很慢,7月、8月就非常非常快,我们看这个数据很吓人,相比之下几个月社会融资规模就已经有1万亿了,这个非常夸张,还有政府的债券也是突然激增。然后前面七个月1500亿,剩下的还有四到五个月的时候,不到五个月,要1.2万亿,非常恐怖的数据。然后还有其他的专向债,这里面有很多,包括地方的专向债到底怎么去发?有哪些平台可以发?比如说政府债券是一个融资方式,然后还有PPP其实还是需要的,不能直接把它推翻掉或者说不玩了,还是一个渠道。

  陈飞:对,还有一些结构的机会,所以这是地方债发行方式包括整个融资的框架。

  主持人:但是我们还有一个矛盾的地方,您说地产投资和基建投资,向来是我们稳增长的法宝。

  主持人:那么接下来,如果真的是监管或者货币有放松的话,其实这个钱百分之百又会流到基建、房地产市场当中,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陈飞:它现在的问题是不让你去房地产,房地产这边就进行严控。所以房地产这边,地产开发商的拿地成本很高,同时他又看不到拿地成本之后有收益,你说他会去找银行贷款2000亿或者贷款500亿砸房地产吗?会去买地吗?是不是这个道理?

  过去人家放松,比如说08年好了,08年很宽松,地产非常宽松,让你看到房价还会涨,现在让你看不到涨的预期,你觉得钱会往这边流吗?钱它很聪明的,它不会往这边跑的,它比我们都还要聪明。

  陈飞:短期的话,我们就是需要把最近这一段难熬的时间、内忧外患的时间,熬过去,过去之后我们再发展一些比如高科技,或者说其他的一些经济,因为它有个复苏,然后有一个慢慢从复苏到成熟的阶段,它最终走向繁荣,这是一个周期循环。

  陈飞:对,后面整个经济是有一个周期循环的,所以在这一段时间它就用这种方式不让它下滑,让它往上拐,然后通过改革,通过释放民营资本或者说民间力量,把整个经济慢慢带活,所以说在这个时候可能只剩下基建,但是基建的话现在大家担心的就是钱出不来。

  陈飞:钱的话,政府其实也在想办法,就是用地方债去投,然后降风险评级,让大家安心地去买,银行基本上是最大的买家,银行有钱,银行去买这个债就是把这个钱推向市场了,最后就有钱去买钢筋了。钢铁为什么最近稍微休息了一下,前一段时间钢铁大涨,水泥大涨,就是走这个预期,如果没有基建的预期在的话,钢铁往哪里涨?钢铁没有地方用是不是?所以说这就是我们在等一件事情,等什么事情呢?等八月份的M2数据还有社会融资总额的数据,然后再去看九月份是不是会继续环比增加,这个环比数据其实比同比更加重要。

  陈飞:然后十月份发的债更多,接下来你在九月份就能看到什么呢?就能看到很多这种建筑央企的订单蹭蹭往上飙升。我今天又中了一个什么标,这个是上海到北京的一个什么什么路,或者说上海到南京的一个什么什么路,或者西部地区哪里又有一个桥。你会发现这个订单怎么这么快,今天又中了一个标,明天又中了一个标,明年一季度开始订单就转化成收入了。

  陈飞:对,这个钱一旦从宽货币专向宽信用的话,就真的划到那个地方去了,不能让这个钱依然停留在银行账户上面,趴在那边睡觉。

  主持人:其实陈老师是机构投资者,我们再谈一谈现在基建行业是处在估值也好、股价也好,处在历史上什么位置?目前你们的持仓比例如何?

  陈飞:我们的持仓比例可能没有整个市场上机构的平均持仓仓位更有说服力,我就说一下估值水平怎么样。

  估值水平我们都看到,这边有一张图,字可能比较小。这张图其实就能看得出来,大家注意看这里面有好几列,这边的第几列呢?我来找一下,我们看到这边实际的PB黄色部分,还有18年市盈率PE,大家看到没有,这边有一个比较小的字,我能不能把它放大一点看一下。这个大家看到,实际的PB,PB就是市净率,PE是市盈率,18年市盈率你去看,左边这边都是中字头的,大家喜欢说中字头的,这边你去看它在整个估值水平,什么6.6、6.8、8、9很多都是10左右的,甚至都是6、7、8这样一个估值水平,历史低位。

  在我这么多年的投资生涯当中,看到这样的估值水平那就便宜得跟白菜价一样,就是清仓大甩卖然后买一送十这种感觉。这应该是对应前一段时间的收盘数据,不是昨天的也不是今天的,应该大概在7月份,应该是在上一次基建涨起的第二天,就是从底部起涨的第二天。这是我们说的整个估值水平。

  另外一个持仓,现在所有的公募、私募、券商资管、海外的投资者、QFII,还有RQFII,所有的大型机构最近五年以来持仓比是新低,将近不到1%。我记得之前有券商统计过是0.78%,非常非常少,所以说机构基本上手上根本就没拿建筑的股票,机构没怎么拿意味着什么呢?就是只需要行情来了,机构进去买了,价格自然就推上去了,没有人卖,基本上没有卖,大家都是零持仓或者是低持仓,非常低的仓位。一旦行情来了,机构看到机会了那就进去买,一买就涨上去了,然后基本上就没有抛压,因为没有机构持有。如果机构都是重仓,那不好意思你要小心一点了,机构要砸出来,砸了你扛不住,就是这个道理,所以说这是我们讲的,现在机构持仓的情况跟历史上比较,处于底部位置。

  陈飞:对,对于这个估值修复其实是非常看好的,因为它真的是很低很低了,修复一点也有15%到20%的空间。

  主持人:您觉得我们说后市如果真的有这样信用缓和的话,到底是关注到哪个链条当中?尤其是我们提到周期股,提到基建,基建的哪一个链条当中的方向可能关注的力度会更大,这个好判断吗?

  陈飞:这个很好判断,因为我其实刚刚很开心,因为我听到主持人说了一个词叫链条,我觉得非常开心,链条这个词机构投资者经常去讲,因为我们是说产业链条,主持人其实也非常专业,讲链条这个词。

  我们都知道,从产业链条看,有前面说过的施工,比如说铁路里面的铁建跟中铁,还有园林,还有设计是不是,还有国际工程是不是,都有对吧,这里跟大家说一下,这个链条里面到底谁会提前或者说谁会领先受益呢?我就简单跟大家说一下,这边的机会其实就在这么几个里面,大家看到了没有,我这边写了,一个低估值、低PE、低PB,因为对于这种大型的蓝筹股来说,整个PB也需要看,去看它的PB就是市净率,还有它的估值、低PE、低PB。这个就是我们说的一个方向或者说一条线。

  第二条线是高弹性的设计类公司。比如说,有些公司不做施工,只做设计,只画图纸,你说这边要修一座桥我来帮你设计。上海这边市政府说,我现在黄浦江上要造一座桥,之前卢浦大桥、南浦大桥现在不够用了,这个时候可能上海这边的一些建筑性公司只会施工,不会画图纸,就会拜托这些设计类的公司去画图纸,帮他去设计这个桥长什么样子,然后怎么样,最后就按照图纸去施工。这一种的话,他业绩会比较好,属于高弹性的,业绩翻倍这种,或者说业绩大涨50%,这个是已经有出现了这种情况,在中报的时候你能看到。

  第三个就是地方性的这种公司,地方的不是属于央企,它受到地方的专向债,专向债直接投它,所以说地方性的政府也比较好。这是我给大家提供的几条思路。

  主持人:其实每次行情不好的时候,或者说经济行情不好的时候,基建似乎都扮演着这样一个抓手的角色,这一次在稳增长调结构的需求之下,基建投资会否进一步激活我们的内生动力,其实还是值得期待的。

  主持人:好,今天非常感谢陈老师的做客,我们这一期的《财富观察》就先聊到这里,下期节目再见。

  影子也分三六九等!科创板影子股扩容至60只 这13只直接或子公司持有才货线

  影子也分三六九等!科创板影子股扩容至60只 这13只直接或子公司持有才货线月、散户快速入场!谁在背后推动这波牛市?

  中国3月官方制造业PMI为50.5% 比上月升1.3个百分点 重回临界点以上

  明天起 债券纳入国际主流指数 6000多亿增量资金要分批来了!八大问题最详尽解读

  董明珠、王健林要笑了:银隆客车销量第三,2月电池出货排名惊人 南方都市报2019

  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东方财富网不保证该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数据及图表)全部或者部分内容的准确性、真实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时性、原创性等。相关信息并未经过本网站证实,不对您构成任何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